首页>>人物风采人物风采

学以致用 忠心报国 —— 一位民盟老教授的人生印记

发布时间:2017-03-16 浏览次数:0

董承统教授,河北医科大学教授、中国病理生理学会理事、河北省生理科学会原理事长、美国临床化学学会会员、国际病理生理学会会员,曾任河北医科大学病理生理学教研室主任暨研究室主任、民盟石家庄市第四届委员会副主委、《中国病理生理杂志》编委。

    立志报国 汗洒鸭绿江畔

1926年,董承统教授生于浙江金华市。在董承统教授的少年时代,日本帝国主义大肆侵华,而金华市作为浙江省抗日的政治、文化和军事指挥中心,成为战争的重灾区。年少的他亲眼目睹了日军在自己的家乡狂轰滥炸、滥杀无辜的暴行以及当地军民遭受苦难的凄惨景象。在作为医生的父亲影响下,年幼的董承统教授坚定了学医报国的信念。

1945年,他如愿考入学制七年的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先后更名为南京大学医学院、南京第五军医大学),从此走上了医学之路。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亲眼目睹外族侵略暴行的董承统教授更是爱国心切。同年12月,他积极响应国家的召唤,毅然中断学业,从南京奔赴抗美援朝前线,到第一野战医院担当外科医生。大夫,快让我出院吧,我要上前线去! 在野战医院,从前线下来的伤员争着抢着要提前出院。年轻的志愿军战士不怕牺牲、保家卫国的精神深深地感动着同样年轻的董承统教授。为了救治更多的战士,他夜以继日地激情工作。

三个月后,因野战医院缺乏医疗人员,志愿军医管局决定筹建直属卫校来培训医务人员。董承统教授被任命为校务委员和教育组长,负责教授学员生理解剖课。在举办第三期培训班时,卫生部来电派遣董承统教授到南京第五军医大学高级师资班学习生理学。

    响应号召 创建我校病理生理学科

 

    1982年5至8月董承统教授应日本东京昭和大学校长上条一也之邀访日期间,在昭和大学医学部作题为“人体自稳态”的学术演讲

1953年7月,董承统教授以优异的成绩毕业。这时国家号召南方支援北方建设,他再一次积极响应,来到河北医学院(我校前身),并到生理教研室任教。

1955年,卫生部要求全国各医学院校开设病理生理课程。此前,国内的医学院校并未开设过这门课程,而该门课程在欧美的医学院校属于必修课程。卫生部在北京开设学制一年的培训班,聘请苏联专家费奥德洛夫主讲病理生理学,每省选派一名教师赴京学习,董承统教授被选中。一年后的结业考试,他得到5++”还加一个惊叹号的全班最好成绩。

1955年,董承统教授受命筹建河北医学院病理生理学教研组并成为首届教研组负责人。为了准备新开设的病理生理课程,董承统教授带领四名教师自编教材讲义,培训相关人员,指导实验,开展多项课题的研究。在完成基本教学任务的同时,他还为人民卫生出版社翻译俄文书稿,短短几年就完成了二十多万字的翻译工作,同时成功开设了两期全国病理生理学师资进修班。董承统教授集教学、翻译和科研等任务于一身,时常通宵达旦地工作,1956年到1966年十年间,他不仅带领河北医学院的病理生理课教学走向正规,还发表各类科研论文40余篇,为学科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我们后人的所闻所见,都是前人历经艰难险阻创下的基业。而前人在创业过程中的不易,唯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其中冷暖。

    十年浩劫 救死扶伤12万

 

    日本东京昭和大学校长上条一也等专家于1982年访问我校时与我校领导及教授合影

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因为家庭历史等原因,董承统教授被遣送回原籍浙江金华。在那段特殊日子里,他也曾彷徨和怀疑,但从未对国家的未来失去希望。他系统学习了《本草纲目》、《皇帝内经》和《伤寒杂病论》等经典中医著作,并取得了行医资格。之后,他运用中医药理论为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把脉问诊。七年时间里,他接诊救治的病人达12万人,当地老百姓都称他为神医

    平反归来 研发新药助亚运

 

    1990年7月北京亚运会前,在国家体委举行的“力士加能”营养液的交接仪式上,国家体委主任袁伟民与董承统教授亲切握手交谈

1978年,董承统教授得到平反回到学校,再次被任命为河北医科大学病理生理教研室暨研究室主任。国家恢复硕士研究生招生制度时,他成为首批硕士生导师。

1990年第十届亚运会在中国举办。一次偶然机会,董承统教授遇见时任国家体育总队举重教练王朝辉,言语间得知王朝辉教练期望能够得到一种营养口服液,以解决运动员力量和速度不足问题。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董承统教授了解到这一情况后陷入了沉思。为运动员助力,为祖国争光,正是他这个病理生理学教授、中医专家的职责。在考察国内外有关营养液的成份后,董承统教授决定,立足本土,从中药角度解决问题。在那段时间里,他整天泡在实验室里,夜以继日地进行研究。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从中草药中找到有效成分,通过提取、筛选等无数次实验,研发出能提高运动员力量和速度的营养液,取名为力士加能口服液。营养液的研发成功,极大地助力了运动员。在亚运会以及其他一些国际比赛中,中国运动员充分发挥了水平,取得了骄人的战绩。力士加能口服液也蜚声海外,国外媒体争相报道,称之为东方魔水神水。而董承统教授却对研发赞助公司讲:我不要钱,我们研究的目的就是服务社会,助力祖国的发展。

如今,已是耄耋老人的董承统教授依然精神矍铄、思维敏捷、声如洪钟。回顾他的一生,在他心里,国为重,家为轻,科研为要,名利最轻。国家的需求就是他人生努力的航向。他几次重要的人生选择,无一不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投身医学、抗美援朝、支援北方建设、投身我校建设、研发营养液等等。对董承统教授来讲,爱国已然成为一种根植入骨髓,无法磨灭的灵魂印记。对祖国,他只求奉献,不曾想过索取。当有人问到文革十年,你受到了那么大的委屈,没有怨言吗?他说:我小时候,看到我们的国家那么贫穷,受尽了屈辱,心里痛啊!那么多共产党员和仁人志士,为了国家的独立、民主和富强,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我这点委屈算什么?这就是这位医大老科学家的对祖国最真实、最朴质的情感流露。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句话已深深融入了董承统教授的DNA。

 

(照片及文字由董承统教授家属及其我校病理教研室张连珊教授提供)

 

                                                  来源:河北医科大学新媒体中心

 

 

版权所有:河北医科大学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山东路361号 邮编:050017

网站维护:河北医科大学党委统战部 联系电话:0311-86265535 冀ICP备字05002885号